接着,钟繇转过头来问钟会:“你这家伙为什么不行礼?”钟会小脑袋一扭,傲娇的说:“偷就是偷,本来就不是讲礼的行为,我又何必行礼?”

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,就算是长得很像的双胞胎也有差异性,所以钟毓和钟会这对兄弟的性格才会如此不同。

钟毓和钟会的性格以及做事的风格就像是两个极端,然而他俩从小就很聪明,所以名声都很大。在他们十三岁的时候,魏文帝曹丕向他们的父亲钟繇发出邀请,他打算请两个孩子进宫来玩,想看一看钟繇的两个优秀儿子到底优秀在什么地方。

钟繇在合适的时机醒来,他先问钟毓:“你喝酒就喝酒,为什么要先行礼呢?”钟毓回答:“酒是用来完成礼仪的,不敢不行礼。”

钟毓是老大,做事显得成熟一点,是行礼之后才喝酒的。其实也就是抱着酒坛子喊了几句“莫怪!莫怪!我就是尝尝你的味道。”而钟会是弟弟,做事很随意,见到酒抱起坛子就喝,不像老大磨磨唧唧的。

等走到西门的时候,一个女人指着他们的车笑个不停,边笑边说:“这是哪家的车啊?车中央怎么这么高呀?”钟毓和钟会坐在车上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被人嘲笑了,是后面的人提醒了他们,他们才知道的。原来,中央高,两头低的意思是说“两头公羊”,而钟毓和钟会多髯,他们这是被那女人戏谑为两头公羊了!

后来钟会叛乱,本来应该连累三族的,但是司马昭履行了对逝去的钟毓的承诺,放过了钟毓的儿子钟峻和钟辿,他们没有因为钟会的事受到影响。

钟毓和钟会是三国时期曹魏着名书法家、政治家钟繇的儿子,钟毓是兄,钟会是弟。

钟毓和钟会虽然性格不一样,但是他们都很聪明,当兄弟俩同时被刁难的时候,他们就会合起来反击回去。有一次,钟毓对钟会说:“弟弟,我听说有个女人很擅长损人,我们兄弟俩今天就去会会她!”钟会同意以后,兄弟俩就穿上华美精致的衣服,坐着豪华的马车去见这名女子。

钟毓很了解弟弟钟会,当时的大才女辛宪英就觉得钟会不是甘心为人臣子的人,而钟毓也认为自己的弟弟将来一定会闯祸,说不定还会祸及家族,因此提前就告诫司马昭说:“我的弟弟钟会很有谋略,但是喜欢玩弄权术,我觉得他野心恐怕不小,请您一定记住我今天的话,小心提防他才是。”司马昭对钟毓的坦白和大义灭亲感到高兴,他说:“如果你弟弟将来真的叛乱,那我只会治钟会的罪,不会牵连到你和钟氏一门。”

永利集团,两兄弟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强烈的性格差异,哥哥钟毓沉稳有度,弟弟钟会机敏善辩。有一次,两人趁着父亲在午睡,跑到父亲的房间里偷药酒喝。可能是他们弄出了动静,也可能是时机刚刚好,钟繇醒了,但是他没有让两个儿子发现自己醒了,而是装睡,因为他想看一看这两兄弟接下来会怎么做。

等钟毓、钟会两兄弟进了宫,也见到了魏文帝曹丕,对曹丕行完了礼,曹丕发现了一个好玩的现象,那就是哥哥钟毓不断冒汗,而弟弟钟会则什么事也没有,甚至可以说有点不讲规矩。曹丕先问大一点的钟毓:“你为什么会冒汗?”钟毓回答说:“我是因为紧张害怕,所以又发抖又冒汗。”随后曹丕又问钟会:“你为什么不冒汗?”钟会回答到:“我是因为紧张害怕,所以又不敢发抖又不敢冒汗。”曹丕觉得有趣,哈哈大笑,直夸钟繇的这两个儿子太有意思了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