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时期:半夜三更外出逍遥狂欢

高中时期,通过经国赣南部属潘振球的关系,孝文回台北市读成功中学,因为初中脱节太厉害,学业成绩一路满江红。但是,孝文的生活方面却是愈来愈多姿多彩,半夜三更,时常命令台北长安东路寓所便衣侍卫,协助他把家中车库的吉普车,推到门外马路上,再激活引擎外出逍遥狂欢,以免惊醒父亲被阻挡。蒋经国打孝文打得特别凶,有时候吊起来用鞭子抽,吓得蒋方良为孩子一路哭喊求饶。经国知道孝文成不了大器,对他不抱希望,偏偏蒋介石不放弃长孙,对孝文依旧寄予厚望。1954年,蒋孝文“考”进“陆军军官学校”,其实,谁都晓得他是被一路开绿灯,保送进了“陆官”。

导读:蒋孝文是孝字辈当中,最得宠的一位,由于是长孙的关系,蒋介石从小就很钟爱蒋孝文。孝文血液里有俄国因子,生性早熟热情,又兼具中国孩子聪明顽皮的根性。蒋经国的夫人蒋方良生了四个孩子,分别是:孝文、孝勇,共三男一女。对三个男孩,蒋经国在日记里曾经这样写道:“孝文糊涂,孝武荒唐,孝勇可爱!”

蒋孝文刚到美国,人生地不熟,但是,歌舞升平的公子哥个性,丝毫未改。孝文看着父母亲方城之戏长大,自己也颇好此道,美国留学时期常在一块的牌友包括香港《新闻天地》老板卜少夫等人。那时蒋经国成天忙于公事,每天工作时间十几个小时,还三天两头接到美国长途电话,通知他儿子又出事了。所幸美国中情局许多事要经国帮忙,因此,孝文若是惹了麻烦,总是通过“国务院”,到警察局设法保释孝文。为了担心孝文捅出大纰漏,经国特意拜托克莱恩,请中情局“顺便”将孝文每天的情况定时告诉他。经国时常命令情报单位跟踪政治异己分子,这下子竟然利用洋特务跟踪自己儿子,这也算是蒋家王朝一大经典反讽笑话。

留学美国:蒋经国请中情局跟踪蒋孝文

自此,孝文自暴自弃夜不归宿,在外通宵喝酒,总要到清晨时分喝得烂醉如泥才肯回家。当年传媒不像今天那么凶狠,但是,台北政治圈子有关孝文的飞短流长,早已传得沸沸扬扬,人言可畏,时任“国防部长”,执掌情报机关大权,接班味道愈来愈浓的经国,又气又急,家务事总不足与外人道,只好向弟弟蒋纬国吐苦水。纬国还来不及劝解,孝文已经出了大事。1970年冬天,时任“中台化公司”副总经理的孝文,某日上午去上班时,因前一天大醉,突感头脑昏沉,一人锁在单人办公室里埋头大睡,忘了服用控制血糖的药物,因血糖过低,导致脑部细胞受损,经台北荣民总医院全力抢救,脑部细胞受损严重,孝文虽然捡回一命,智力却仅与四五岁孩童相当。1989年4月14日,蒋孝文因鼻咽癌在台北病逝,享年54岁。

但是,经国仍希望为孝文谋条出路。正如经国老友衣复恩说的,四个孩子当中,经国最爱孝文,因为孝文1935年12月出生于苏联,和经国、方良夫妇同处艰苦困顿的日子,孝文是两夫妻在困苦之中最大的慰藉。加之孝文长大之后,高大英挺,气宇不凡,衣复恩称孝文蓝色瞳仁酷似美国影星保罗·纽曼,散发迷人魅力,让五短身材的经国,以拥有孝文这样高大挺拔的儿子为荣。

然而,孝文本身的命运不仅一点都不好笑,而且还有浓浓的悲剧色彩。婚前,他的女朋友多到十根手指头数不清。在美国和革命先烈徐锡麟的孙女徐乃锦结婚,婚后不久,徐女士即怀有身孕,后来生下的蒋友梅是蒋经国第一位孙女,蒋介石第一位曾孙女。1962年10月,孝文、徐乃锦返回台湾,蒋经国把儿子交给台湾电力公司总经理孙运璇。谁知道解决了工作问题,家庭纠纷却使孝文走上酗酒之路。他怀疑妻子瞒着自己在外交男朋友,导火线是徐乃锦为了排遣寂寞,到台湾大学选修了几门旁听课程,在课堂里结识了一位外籍男士,因和那位外籍学生切磋功课,变成交往密切的好朋友。此事被好事者辗转传到孝文耳朵里,因而打翻醋坛子,孝文大发雷霆,怒不可遏。

经国、纬国前半生岁月,都是在大陆度过。1949年刚到台湾时,两人都已是职司方面的军政首长。而孝字辈的孩子们,最年长的孝文,也才十五虚岁,最年幼的孝勇,两岁生日才过。换言之,自孝文以下、孝章、孝武、孝勇四个由蒋方良女士生的孝字辈子女,基本上都是在台湾成长,在台湾度过了青少年岁月。孝文是孝字辈当中,最得宠的一位,由于是长孙的关系,蒋介石从小就很钟爱蒋孝文。孝文血液里有俄国因子,生性早熟热情,又兼具中国孩子聪明顽皮的根性。孝文的精明,早在年少时就显露出来,他懂得讨大人的喜欢,更懂得赢得祖父母的宠爱。

经国应是通过美国中央情报局驻台代表克莱恩的关系,安排孝文到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读工商管理的。美国留学之行,改变了蒋孝文的一生命运。他并未像一般中国留学生,在美国靠端盘子、洗碗打工拿硕士、博士学位,蒋介石父子寄望孝文能向其他中国留学生看齐,衣锦荣归,为蒋家争点颜面。为了让孝文专心念书,缴清了加州大学学费和住宿费用,蒋介石父子另外又给了孝文好几千美金,作为生活零用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交,台湾一名高级公务员的月薪,亦不过新台币八九百元,蒋氏父子一出手就给孝文几千美金,足见溺爱之一斑。

永利集团 ,悲剧命运:自暴自弃酒精中毒

尽管蒋介石父子费尽心机,千交代万交代陆官校长罗友伦,对孝文好生管教。但是,孝文向来我行我素,成为官校独一无二的特权分子。他完全不服从管教,抽烟、喝酒已是家常便饭,每天夜里吹过熄灯号,孝文就翻墙外出,和一群狐朋狗友,到高雄市通宵达旦,喝酒跳舞,男男女女共处一室,厮混玩乐,狂欢一整夜。上自校长,下至教育班长,没人敢动孝文一根汗毛。孝文对军旅生涯实在兴趣贫乏,曾多次向长辈表达自己志不在此。蒋介石最后只有摇头,孩子有孩子的想法,让他去吧!孝文没把军校念完,蒋介石嘴里不讲,心里却是对这位长孙深感失望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