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面崩塌的南明

相比南宋 南明已经连长江航道都守不住

如果说南宋还保留了一些残余的基层组织可用,那么南明就是进行了彻彻底底的自我阉割。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,源自元末的整体性社会崩溃与动乱。

南方曾经在两汉时远离战争,所以成为了北人的最佳避难所。在后来的南朝时期,也鲜有大规模战乱破坏。即便是在国防屡屡告急的两宋,长江以南依然在大体上免于外敌入侵。除了南北两朝交替过程中的方腊起义和金兀术南下,一直到蒙古大军到来才面对真正威胁。

永利集团,明朝建立前 南方就是战乱的重灾区

但在元朝后期,江南地区同样逃不了长期兵灾肆虐。不算朱元璋的红巾军势力,当时的两淮与长江以南地区,还有陈友谅、张士诚和方国珍等强弱不等的军阀占据。在以完整的个体面对北方前,他们彼此之间也爆发了激烈的地盘争夺战。加上蒙古统治时的瘟疫横行,基本上摧毁了在南宋时还留存的地方家族。

明朝的军制也因此变得异常糟糕。在近两百年的时间里,明军的全部力量都可能源自朝廷直接供养的军户团体。由于军户后代被强制继续当兵服役,让军队规模在短时间内自然膨胀。朝廷没有足够货币和实物进行供养,就将更多土地划给军队耕作。其结果就是深层次的挤占了基层社会资源,杀死了任何可能做大的地方大族。

明朝已不存在实质上的地方军

在明朝立国的第三个百年开始后,货币经济发展催生了众多职业化募兵队伍。但他们往往需要给整个基层军户系统擦屁股。这其实也说明了朱家天子对地方部队的彻底失去信任。尽管不少募兵力量的成员,就来自原先的村舍或家族,但他们在实质上等同于朝廷的中央军部队。他们的离开和战败被灭,都是在继续损耗有限的地方资源。因此,最后的南明连拱卫长江水道的能力都不再拥有。

纵览各南朝的悠久历史,我们就能看到一幅战争摧毁稳定社会的恐怖画面。每一次危机都可能比之前的同类型事件要更麻烦。不是因为来犯之敌真的有多大长进,而是中央王朝已经为应付之前的困难,将自己的社会战略储备给耗尽了。

推荐阅读

唐式谋略:南明灭亡前的战略布局选择

请扫描下方 二维码

加入冷炮的 知识星球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账号系网易新闻&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签约账号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南方政权的逐步衰退?由于地理位置关系,北方各地最容易遭受游牧势力攻击。每当大一统王朝无法抵御,便会选择衣冠南渡,依靠密布的水网和距离来避开锋芒。但…

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南方政权的逐步衰退?

本账号系网易新闻&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签约账号

强本弱枝的南宋

南宋的表现就比南方四朝也差不少

南北朝时期的政治生态,到两宋时已面目全非。由于宋初坚定的强干弱枝政策,大部分的豪强组织已经萎缩。这是宋朝统治者对五代乱世的制度性改革,但却在几百年里舒服了自己手脚。

虽然还有成建制的地方民兵,但他们实际上的规模很小,被赋予的职责也大都限于防范盗匪。因为在其之上不仅有庞大的禁军部队,还有众多就地驻防的厢军。于是,几乎全部的军事负担都落到了朝廷身上。在需要付出高昂的维护成本后,收到的却只有效率极低的战斗力。

宋朝的绝大部分防务开支都压倒朝廷身上

这个情况在两宋之交有了很大改观。由于旧的军事体系被南下的金人摧毁,临安的新朝廷就不得不简化控制手段。不仅给予四川的吴氏兄弟以巨大权力,也很少干涉长江中下游的岳飞、韩世忠等人指挥。正是依靠这次修正,南宋军队在短时间内恢复了基本实力,确保了金兵的数次南下失败。

但在后来的几次北伐中,南宋军队就完全没有了当年的东晋先辈风采。原因就在于临安方面开始收回下放的军事指挥权,并进一步恢复了北宋时流行的后方干涉前线作风。虽然南方士兵在江淮以北作战,往往出现技术和生理上的水土不服,但南宋中后期的遥控指挥才具有更大毁灭性。这时,作为天然屏障的长江水道,反过来成为了阻碍信息交换的壁垒。失去大量自主权的北伐部队,只能以最呆板的方式应对各类情况。这种犯了兵家大忌的制度,让南宋军队很难在北伐过程中收获重大胜利。

中兴四将的成败 都取决于临安的控制程度

由于地理位置关系,北方各地最容易遭受游牧势力攻击。每当大一统王朝无法抵御,便会选择衣冠南渡,依靠密布的水网和距离来避开锋芒。但同样是南朝,在历史上的表现却是一代不如一代。从东晋到南宋,再到后来的南明。不仅逐步丧失北伐能力,甚至发展到连自保都困难。

磨合良好的东晋

衣冠南渡的贵族实际上需要同地方大族合作

在南朝中表现最大的是东晋,其基层社会结构几乎就完全继承自东汉。由于刘秀是借助豪强的力量中兴汉室,所以对地方大族一直采取温情脉脉的怀柔手段。

在朝廷的纵容下,豪强纷纷崛起,有的甚至可以动员数万人力。他们在自己的居住区建造坞堡,身份地位十分接近中世纪的各级领主。后来在东晋军队中以中流击楫闻名的祖逖,就是依靠他们的支持,将北方的石赵打得节节败退。如果不是东晋朝廷干预,祖逖的成就可能超过后来的刘裕。

祖逖的主力军 就由长江两岸的大族武装支持

刘裕的成功,大体上是靠南渡的豪强和流民,组织起赫赫有名的北府军。在朱元璋的明朝军队北伐前,他们是同北人作战成绩最好看的一支。但因为失去了旧有的土地和人脉关系,这些北府兵在几代人后就迅速陨落。

此后的几个南朝政权,也往往依靠地方豪强势力来维系自身统治。萧齐政权的核心,来自长江以北的两淮流域。他们也是拱卫长江下游航道安全的重要盾牌。取而代之的萧梁政权,骨干多是荆州的大族成员。他们所处的位置非常要紧,握有饮马长江中游航道的大门钥匙。在失去半壁江山的所有权后,他们还能退回本部,继续以独立建制存在到南北朝末期。即便是看上去最不给力的南陈,也要依靠长江中下游平原的吴地贵族支持。否则,陈霸先根本不可能击败气势汹汹的侯景,以及他麾下的北方流亡者军团。

南方四朝全部由特定的地方豪族支撑

过去,人们总是喜欢居高临下,从上层大战略来分析这个现象。但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基层问题,忽略了支撑上层的中流砥柱变化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